第贰肆章鱼水4(高H)

作品:《捕蝉(古言)

    林婵何曾历过这种阵仗,先时觉得萧九爷太粗暴了,把她腿儿掰的大敞,俯身沉腰其间,如打桩般、抽插是一次重过一次,但听得皮肉相接、如水鸭咂食吧嗒吧嗒,肉茎抽插、犹鱼儿嚼水扑唧扑唧,在房里响彻不绝。

    担心被外面守夜的丫头听去,她觉得羞耻,再看九爷的神情,已不复榻外温文儒雅表相,蹙眉双眸微睐,颧骨浮着暗红,薄唇轻抿,似乎很是沉湎其中。

    世人或许更重他权贵显要、而忽略了他的容颜其实他长得真好看,林婵伸手抚上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九爷微怔,似乎挺喜欢这样的亲呢,张口含住她的指尖,面庞竟隐现了一抹狂肆之意,她还未领悟,便生生受了他一记狠顶猛戳,不禁娇声吟哦,只感觉体内酸胀满溢,少腹及股沟也被他森浓毛发蹭的痒痛,这种感觉,仿佛有千百蚁儿在扒爬,着实地不好受。

    更况他那话儿像极烙过的铁杵,又粗又烫,颠颠弛骤,大开大阖,百数下后,一种淋漓快感陡生,这样的快感很难形容,如潮水时退时涨,渐次汹涌,兜头拍击而来。

    林婵心底变得荒芜虚空,想要甚么又说不清楚,却笃定九爷定能帮她,两腿儿挟上他精壮的腰身,一抬一荡地朝他腹下迎凑,他的肉茎入的更深了,却令她要得不可得的思绪愈发急煎,终是气息不稳地索求:“九爷,我要,你给我,快些给我呀”像个问长辈讨要香糖果子的孩童,因总讨不来、委屈地要哭了。

    也就刹那间功夫,她整个身骨痉挛起来,眼前白光如电,魂魄飘离九霄,伸手搭上压覆而至的九爷脖颈,抖抖索索在他肩膀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萧九爷低声粗喘,半晌后才回神,缱绻舔吻林婵潮热的颊腮,他的肉茎还未消退,堵在里面,仍在一股一股地喷射余精,量委实太多,一时没个歇止。

    “这下全都给你了。”他柔和地微笑,眼底还泛着赤色。

    “给我甚么?”林婵浑身绵软如水,懒懒地装糊涂。

    萧九爷笑而不语,忽然皱起眉宇,插在她体内还未拔出的肉茎,复又肿胀坚挺起来,比方才还要硬实数倍。

    欲念如火星点燃般迅速燎原,奔腾于血液中灼烧,再乱窜至四肢百骸,他想抑忍却觉难以自控。

    林婵也察觉了异样,不敢置信的惊睁双目,小脸发白,使劲推搡他的胸膛:“我浑身酸痛的很,再不能够了。”

    萧九爷咬牙起腰,拔出肉茎,她那粉嫩洞口还未闭阖,浓白的阳精混着黏稠春液顺着腿根流淌而出,浸透了身下的锦褥,染了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如此淫靡秽乱的景儿,令他脑中紧绷的弦瞬间断裂,他沉声道:“阿婵,我们再做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不要。”林婵大骇,迭声儿不肯,甚抬起腿儿使劲踢他,萧九爷抓握住她的足踝,拉到跟前,再抱起汗津津的身子翻转过来,摆弄成跪趴的姿势。

    俯首咬了一口拱高的白屁股,嘴里安抚:“马上就好,不会太久。”

    语毕即大力掰开,露出泥泞不堪的洞口,那里还在往下滴淌他方才射进的浓精,眸光一黯,手扶肉茎,一个抻腰挺腹,但听噗嗤作响,他的两个饱圆囊球撞上两瓣肉尖,再度尽根而入。

    注:好看的┇文章:νip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