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叁贰章绣工

作品:《捕蝉(古言)

    林婵从老太太那里作辞出来,萧九爷的近身福安回禀兵部侍郎丁玠来见,他便先往前厅而去。

    林婵随着丫鬟回房,这边是萧府的西南角方向,前世九爷就住在这里,一直有侍卫把守,她不曾踏足过半步,而今边走边赏,但见月门有径,径青湿,径绕草坪,坪碧翠,坪外有池,池春暖,池架拱桥,桥古朴,桥下有亭,亭雅巧,亭栽密柳,柳点绿,柳后有院,院四方,院门连阶,阶白玉,阶缝有花,花欲鲜,花延过槛,槛内有房,房数间,房顶有云,闲云数片。

    林婵走的冒汗,进房脱去斗篷,只着牙红洒花禙子,歪在矮榻上老神在在吃茶,刘妈递了针线笸箩过来,她不愿接,嗓音拿捏得软娇:“刘妈容我歇息半日罢。”

    刘妈把笸箩放她腿边,显见不为所动,低声道:“我才打听来,萧府的规矩,这娶进门的新媳奉茶时,甭管身份高低贵贱,皆要献给老太太一幅亲手缝的绣品,针指女工高超的媳妇,没人敢给眼色,反还要捧着敬重。”林婵不以为然:“无人同我提过还有这规矩。”

    刘妈接着说:“还不是因为理亏么!对你能免则免罢......但躲得初一躲不过十五,再过两月是老太太的寿辰,你的绣品逃脱不得。”

    林婵涎着脸献计:“不然去铺子买幅现成的好了。”刘妈跳脚:“老太太不要,就欢喜媳妇们缝绣的。”

    林婵深深叹息一声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。

    若考琴棋书画吟诗作赋无人能难倒她,就是这针黹缝绣实在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前世里她因技拙受尽嘲弄,也曾勤学苦练,后首发现,纵然铁杵磨成针,她的指尖功夫仍无一丝长进。

    是以如今她心里门清,坦然面对,能混则混,能瞒能瞒,身无巧手乃老天注定,她又能奈若何呢。

    刘妈看她这副怠懒的模样,恨铁不成钢地哭了:“我对不起夫人托付,没照顾好林姐儿,日后黄泉底下无脸见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罢、罢、罢!”林婵平生就怕她出这招,坐直了身子,在笸箩里挑拣出上趟没绣完的书屏,俯首一针一线戳起来。

    窗外春阳日暖,大燕子在廊前扑翅斜飞,荡起缕缕香尘,凝在半空又散了,刘妈嗑着瓜子在指点小眉干活,青樱和绮雯不晓说了甚么,嗤嗤笑着。

    林婵的心前所未有之宁静,她手上动作也快了些,自己看看,倒觉今日绣得还有些模样。

    萧九爷进房来正看见她坐在矮榻上认真地坐针线,走到了跟前都未曾察觉,俯首窥了半晌。

    林婵觉得面前光线变得黯淡些,以为是卷起的帘子又荡下来,一抬眼正对上他的面庞,唬的绣花针差点刺到指尖儿,她小声问:“九爷甚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就要把书屏悄悄收拾起来,却被萧云彰更快地拿去了手里,再坐到她身边打量稍顷,颌首道:“女工还不错!”

    “是么!”林婵嘴角弯了弯。

    萧云彰嗓音带着肯定:“这鸳鸯绣的别具一格。”

    “鸳鸯?!”林婵微怔:“鸳鸯太难了,我绣不来。”她有些迟疑地问:“九爷看不出这绣的是甚么?”

    “岂会!”萧云彰答的快了些,有所意识又放缓语调道:“绿头鸭身型是和鸳鸯有些相仿,挺难分辨。”

    林婵一咬嘴唇儿,伸手就来夺:“才不是绿头鸭!”

    萧云彰身子朝后仰,拿着书屏的手则向右侧伸远,歪头瞟两眼,忍不住自己也笑了:“让我再猜猜,锦雉一定无错.....怎么...还不对?”

    林婵臊的满脸通红,这人可讨厌....不管不顾爬上他的双膝,他高大清梧,胳臂也长,难够到,索性一把搂住他的脖颈,腿儿也贴近他的腹胯处,再伸长手,一把捞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呼地松口气,才发现不对劲儿,整个人都紧偎在萧九爷的怀里,想挣也挣不脱,他的大手箍紧她的腰肢。

    不待开口说话,便惊呼一声,萧九爷带着她朝矮榻里一滚,便被压在了他的身下。

    听他嗓音含满笑意,说道:“阿婵,无论你绣的是甚么,我都喜欢!”